本豆网--本豆微家 精彩生活从这里开始!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15岁孤儿独自养数百只鸭被投诉 已准备将鸭子送人

2013-11-13 08:38| 发布者: liying| 查看: 730| 评论: 0

低矮逼仄的简易房内,昏黄的灯光下,15岁少年龙龙拿出课本,认真地写起了作业。

屋外,一群大白鸭“嘎嘎”地欢叫着,丝毫也不体谅小主人凄凉的身世。

这个家,只有龙龙一个人。还有那群相依为命的鸭子。

当金华城管队员接到居民投诉——小区附近有人放养鸭子——找上门来的时候,眼前的情景,让他们惊呆了。

这会是一个怎样的故事?

城管接到投诉

有人在小区附近放养鸭子

大约在一个星期前,金华城管96310热线接到一个投诉。

一位家住市区城北街道御景花园小区的居民在电话里气冲冲地说,最近一段时间,老是在小区附近看到许多鸭子跑来跑去,在狭小的水池里嬉戏,弄得乱糟糟脏兮兮的,还很吵闹,影响休息。

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投诉,一年不知要接到多少。

当事人一定要把鸭子弄走,按规定处理就是了。上门前,城管婺城分局城北中队中队长陈方洲这样想着。

与御景花园一墙之隔的五星社区后城里村,陈方洲找到了那些鸭子。这是一个村改居社区,空地里种了些蔬菜。有几只鸭子,就在菜地里慢悠悠地散步。

鸭子的主人是谁?执法队员向附近居民打听。

“养鸭子的人几个月前死了,家里没人了,只有一个15岁的小男孩,你们去找他吧。”正在种菜的一位老奶奶说。

简单的几句话,把执法队员难住了,“总不能找小孩去处理这些鸭子吧?”

母亲出走,父亲去世

留下一群鸭子和一个孤儿

执法队员跑到城北街道了解情况。社区工作人员一听,一个个都叹息摇头,“可怜啊。”

鸭子主人叫张永生。说起来,这个人,许多老金华可能都知道,“以前就在古子城保宁门下卖金鱼。”

卖鱼的时候,一边的三轮车上,总是坐着一个看书入迷的小男孩。他就是张永生的儿子,今年15岁的龙龙。不过,现在成了孤儿。

1990年,张永生从尖峰水泥厂下岗后,自己搭了一个简易棚,靠卖金鱼和养鸭子为生。

龙龙是1999年出生的,他的妈妈是湖南人。因为父母没领结婚证,又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,龙龙一直没有户口。直到2010年,在街道帮忙下解决了户口,12岁的龙龙才插班到北苑小学上小学。

妈妈很多年前就离家出走了,一直没有音讯。这么多年,就只有龙龙和父亲相依为命。

见过张永生的人说,他还不到60岁,头发就全白了。为了维生,他整天起早摸黑地干活,得了一身病却从来不去医院。实在挨不过,便吃几片止痛片对付一下。

去年下半年,张永生身体彻底垮了。才10几岁的龙龙,吃力地蹬着三轮车,拉着爸爸赶早市卖金鱼,然后自己去上学。

街道给他们申请过廉租房,但为了方便养鱼养鸭,父子俩一直住在简易房里。

今年9月份,社区干部王智听到了张永生因肝病去世的消息。

两个月来

他孤零零一个人生活

从后城里街的一个弄堂拐进去,穿过排列整齐的房屋,再走一小段泥巴路,就是龙龙的家了。父亲去世后,在这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里,龙龙独自生活了两个月。这个只有15岁的孩子,是怎么熬过来的?

昨天下午3点多,我们找到他家的时候,龙龙还没放学。因为下雨,鸭子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,只偶尔能看到几只。

记者打听到,张永生还有一个前妻,出车祸去世。前妻生了一儿一女,现在都在外地生活,大儿子精神方面有些问题。父亲去世后,龙龙喊了些平时很少走动的亲戚,把哥哥姐姐叫了回来。大家凑了一些钱,街道也资助了一些,给张永生办了后事。

见记者前来采访,一些邻居围了过来。

“他们住的,根本不能算家啊,没一件像样的家具。”一位邻居说,3年前他们的屋子还没通电,做饭烧柴火,晚上点煤油灯,平时父子俩也很少跟周围的人交流。

“龙龙这孩子有些孤僻,不太爱跟我们说话的,有点怕生。”父亲去世后,龙龙独来独往,每天早上很早去上学,下了课关起门写作业,自己做饭吃。偶尔会有街道社区的人过来,给他送点吃的用的。

邻居说,没见过有什么亲戚来过,可怜的孩子,这两个月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

爱看书的龙龙

很多作文都得了100分

龙龙要下午4点半才放学。我们来到了他的学校。他现在在北苑小学念5年级。

等他放学的空闲,班主任夏老师和我们聊了起来。

“这孩子很懂事,虽然上学比较晚,但是学习很勤奋。”夏老师说,刚来的时候特别孤僻,不爱跟人说话,现在已经好多了。表现都不错,各门课成绩都在90分以上,尤其是语文特别好,平时也很乐于助人。

“这孩子爱看书,爱写东西。平时让学生写作文,我只要求400个字,这孩子总是洋洋洒洒写上1000多字,而且都写得特别漂亮。”夏老师拿出龙龙的作文本,里面很多作文都打了100分,还加上三颗五角星。

龙龙的邻居也说,他特别喜欢看书。都是邻居不要的书,很杂,不管是作文大全还是中学语文教材,他都当宝贝一样,读得津津有味。

光顾着和老师聊天,没想到龙龙下课后自己骑车冒雨回家了。

我们又赶到他家,敲门,探出来一个小脑袋,头发还是湿湿的。说明来意,龙龙腼腆地把我们让进了屋。

屋子被隔成前后两间,只有一张床,堆满了衣物。屋后有一座用砖头叠成的灶,用来烧饭。里间有几张桌子、一个用木板搭成的台子,都已经破旧不堪。屋子里灯光昏暗,龙龙每天回家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作业。

墙上挂着一块牌子,上面用签字笔写着几个字:请你每天晚上检查一下,希望你认真一点。

龙龙说,这是爸爸生前写给他的。挂到墙上,就是希望勉励自己,看到这几行字,就感觉爸爸在看着自己一样。

关于未来

很多人都在帮他,但这还不够

这几天,城管部门联系了御景花园小区所属军民社区书记朱惠萍、街道城管办主任李珠珠,大家商量讨论后,认为龙龙现在没有精力再养鸭子,“给点时间,我们会帮他把鸭子卖掉。孩子也同意了。”

工作人员还联系了投诉人,王先生听说龙龙的事后,表示了理解。

“龙龙今后的生活需要得到保障,现在街道、社区以及学校都在帮他。”婺城城管分局负责人表示,昨天早上局里已经发出倡议,发动大家给孩子捐款。另外,他们还表达了跟龙龙结对子的意愿,“希望能帮到这个孩子。”

的确,龙龙是个坚强、独立的好孩子。但是,如果让他继续一个人这样生活下去,也不是个好办法。他需要与同龄孩子一样的生活环境和条件。我们应该怎么来帮他呢?

对话龙龙

记者:爸爸走后,这两个月你是怎么过的?

龙龙:白天上课,晚上回来写作业,自己烧点饭或煮点面吃。我9岁就会自己做饭了,现在能照顾自己。

记者:一个人晚上怕吗?

龙龙:不怕,习惯了。

记者:鸭子不能养了,你知道吗?

龙龙:知道。前几天有人来跟我说了。鸭子是爸爸在时养的,养了快半年了。他们就像我的小伙伴一样。

记者:你打算怎么处理?

龙龙:卖掉或送人吧。我也养不起,每天只能从学校讨点剩饭带回来给它们吃。还有点影响学习。

记者:你现在缺什么吗?

龙龙:不缺什么。街道阿姨还有老师对我都很好,以前爸爸生病需要钱,现在我一个人每月拿低保,够生活了。

记者:街道有位阿姨说让你到她家生活,她来照顾你?你为什么不愿意?

龙龙:我自己能照顾自己,不想太麻烦别人。

记者:听说你最近在写小说?是什么故事?

龙龙:写着玩。关于篮球的,打算写10几万字。

记者:长大以后想做什么?

龙龙:作家。(在龙龙在一篇题为《终生座右铭》作文里,他引用了一名法国作家的一句话:“游戏人生,关卡重重,只要心不可摧,一切阻碍都将化为虚无,一切由自己掌控。”他在文中写道,对于失去父母的我来说,这句话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。每当失望茫然时,心中总是会想起这个声音,要冷静面对这一切,把自己从悲伤中拉出来,改变这一切。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返回顶部